保健.XL

  这篇拖了许久,终于写完了。

  看到结局,大概有人会想打我(害羞)

  这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小故事,概括来说就是:春天画了一个师父,秋天收获一个师父

  想试着用这样一种表述方式给大家设个谜,看到结局的时候有没有感到很意外,很惊喜呢?(我预感我要被打死了

  还有些设定没有写出来,比如前世的BE(喂),这世的互救,前世的乐乐在画中留下了一点灵力,所以画才能一直保存下来,而他的思念和呼唤,唤醒了这世濒临死亡的谢老师,给予了他一点生机,而谢老师又救了这一世的乐乐。

  互为因果

  不过因为各种原因,没能写出以上的煽情效果来,从13年入坑到现在有4年了,虽然不是第一次为CP码字,却...

【古二/谢乐谢】画中人(六)END

  <6>

  调戏不成反遭压,乐无异唏嘘的把围巾拉起来,觉得这个坑跌得一点都不冤。

  超市外飘着雪珠,天空灰蒙蒙的,又湿又冷,昨日的薄雪下了没多久就化了,只有路边还堆着浅浅一层看不出颜色的雪水。

  乐无异一手拎着购物袋,一手打着伞,虽然知道谢衣不会淋到,还是自觉的向他那边偏了偏:“这种天还是待在家里舒服,一会儿回去我们下两盘?”

  家里暖气十足,泡杯茶,下下棋,晚上还可以做两个小菜,想想就觉得美滋滋的。

  谢衣失笑,允道:“好。”

  两人在路口等红灯,刚跳成绿色,忽然听路口传来激烈刹车声,两人一同看过去,一辆车抢弯道那最后几秒撞上了一辆同样抢秒的直行电瓶车,...

【古二/谢乐谢】画中人(五)

    <5>

  乐无异匆匆下楼,谢衣听见动静,略有些惊讶的转过身。

  “你怎么下来了?”两人异口同声道。

  听见彼此的话都是一愣,不约而同笑了起来。

  谢衣问:“方才你不是去睡了,怎么醒了?”

  乐无异老实说:“我睡到一半做了个梦,醒了睡不着,就想找你聊聊天,看到你没在房里,吓了一跳。”

  谢衣作息不定,他并不是不需要睡眠,事实上他不分白昼,时常觉得困倦,那时候他就像陷入深度睡眠一样毫无意识,出于顾虑,他未向乐无异提过自己的异常。

  谢衣说:“今夜月色很好,我没什么睡意,便下来随便走走。”

  晚上他总觉得好像想起些什么,然而细想...

【古二/谢乐谢】画中人(四)

  <4>

  傅清姣住了两天,乐无异跟着陪了两天,吃饭逛街,一周末下来感觉自己几乎是个废人。

  “不行了,我得缓缓。”他没什么形象的歪在椅子上。

  阁楼在他回来的这段日子又变成了工作间,闲置的架子上放了工具和各种各样的半成品,为了方便作业,乐无异特地搬了张桌子上来,在角落里竖了块白板,方便贴图纸,地方本就不算大,乍一看满满当当,不过乐无异觉得画仙好像很中意这地方,自从里面东西越来越多,他待在这里的时间也越长。

  谢衣徐徐在他对面坐下:“这么累,今天走了很多路么?”

  “还好啦。”乐无异伸手给自己敲了敲肩膀,长长的出了口气,“逛逛倒没什么,主要换衣服换得累,我对我...

【古二/谢乐谢】画中人(三)

  <3>

  乐无异半张着嘴,心想莫非我有特异功能?

  他喃喃道:“我第一次知道,合着我还是个主角。”

  谢衣哭笑不得。

  他打趣说:“这是自然,以你性情当之无愧。”

  乐无异张开嘴又合上,砸吧砸吧觉得不对味:“您这是夸我呢,还是损我呢?”

  谢衣笑起来,说:“当然是夸你,怎么,这么没自信?”

  乐无异谦虚的收下了他的话,眼角眉梢洋溢着年轻人特有的得意:“怎么会,我最不缺的就是自信。”

  话说回来,不止谢衣,乐无异也想不明白“为啥只有我能看见”这个问题,他把带回来的东西分门别类放去房间,关上衣橱,去书房拿了木匣,木匣和画一样既没有刻章,也没有任何表明...

【古二/谢乐谢】画中人(二)

  <2>

  离天亮还早,给画中仙指了客房,乐无异躺回床上觉得今天真是个神奇的夜晚。遇上这种事,他心再大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睡得着,想一闭眼再睁眼会不会发现自己是在做梦,到了早上一开门发现隔壁空空如也,想到这,他有想去隔壁房间看看的冲动;一会儿又想画仙看得见摸不着,到底是什么构造,话说不知道大仙能不能穿墙,要是能的话,那他能碰到椅子床不?要不然不是坐没法坐,躺没法躺,只能干站着?不过也不对啊,地板不是和墙一样都是水泥钢筋吗,要是会穿墙那怎么站着呢?

  各种各样的想法像海里的泡泡一样一个接一个的冒上来,他胡思乱想一通,不知什么时候睡了过去。

  被闹钟闹醒时人还有些迷糊,乐无...

【古二/谢乐谢】画中人(一)

  理硬盘翻到去年的脑洞,因为爬去了OP,所以开了个头就坑了,想想还是该有始有终把它写完。短篇,应该不长,然而鉴于我现在匮乏的脑洞,我对能填完它没有什么自信(喂

  ***   ***

  <1>

  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年暑假,乐无异搬回了X市。

  他在X市长大,初中的时候因为乐绍成工作调动,一家人搬去外省,这次他考上X市的大学,傅清姣把几年没住的老家的房子收拾出来,里里外外安排好了还是不大放心他一个人住。

  “我都这么大了,在自己家里有啥不放心的,再说我平时也住校。”乐无异把胸脯拍得响。

  打扫一新的客厅里新换的白色窗帘被风吹得...

【one piece】阳光公寓(现代架空/全员向)

源自尾田聚聚SBS提到的消防员设定。

然而我发现自己完全写不出欢乐有趣的文(抱头

自暴自弃的发出来,有人一起开脑洞吗QAQ

  ***   ***   ***

  <1>

  达丝琪拿着需要签字的文件,敲了敲斯摩格办公室敞开着的门,尽管这位上司从来视规矩于无物,她依然很尽职的履行自己应尽的义务。

  “团长,这是预选考核合格名单,学员共计有三名。”她将最上面的几张纸抽出来单独放在一旁。

  斯摩格习惯性皱着眉,眉间浅浅的沟壑看起来十分不爽的样子,他翻了翻名录:“只有三个?”

  “是。”说起这个,达丝琪也有...

请允许我占用一下tag

像梦一样的一天,现在脚还在发飘,一月份的时候无意看到one piece RUN IN 冲绳的活动消息,因为田中和山口都会参加,于是梦游般的订了票。

直到出发都觉得不可思议,没错,我真的来了。

冲绳这几天天气都不太好,今天下雨几乎下了一天,到会场的时候是九点多,正好赶上11点出发的第二组,然后在起始点见到了田中真弓和山口胜平。

真人,本人。

胜平桑从我身边跑了过去,我已经完全失去了语言功能,残念的是队伍拉得太长,田中桑跑得太快(。没能近距离见到她,可是对于怂货的我来说已经被这掉下来巨大的冲击砸得晕乎乎的。

活动场地设在北谷町的海滩公园,美国村对面,满满的都是one...

【one piece】四季

  橙红的夕阳洒满林间小道,林边的树丛在地上投下圆圆的黑影,达旦站在山贼小屋门口,她叼着的烟的烟头微小的火星闪了闪,森林上方,颜色如同火烧一般鲜艳明媚的彩霞染透了天空,随着天幕降临,树林越发显得宁静幽深,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动静,她拿下烟,揉了揉了额头,转身回屋,边低低骂道:“两个臭小子。”

  马古拉掀开帘子,把食物从厨房端出来,问:“艾斯和路飞还没回来吗?”

  “说要去修行,这两天都没看到他们。”争抢食物的山贼有人说道。

  “不要紧吧,他们两个...”多古拉喃喃道。

  “他们两个那么厉害,森林里的动物见到他们都恨不得躲着走,哈哈哈不会有事的。”有人笑着说。

  多古拉也笑了,两...

© 保健.XL | Powered by LOFTER